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Web site
閃耀的芳療師系列報導
日本芳療

/ 2016/07/11

 柴田美千子小姐的家庭沙龍裡,裝飾著和莫札特的音樂很合得來的傢俱,並有著每天限定治療三名客戶的規定,柴田小姐總是保持自己的步調來經營沙龍。
創造就算晚上十點來店也能感到放鬆的空間
 從JR(Japan Railway經營日本鐵路事業的七間公司的總稱。日本的鐵路事業是於1987年4月1日開始民營化)惠比壽車站步行5分鐘,就能來到這間位於公寓大樓一室。在這裡開店已達2年的沙龍裡,擺設著以橡木材質為基調的義大利傢俱,洋溢著溫馨感。沙龍的主人是柴田美千子小姐,而「離婚」是她踏入芳療世界的契機。
 「在我沮喪的時候,受到芳香療法不小的幫助,而讓我有了成為芳療師的念頭。我拿了幾份技術學校的資料,發現最喜歡的心理學作者-丸野廣老師,在其中幾間銀座的芳療學校擔任講師的時候,我就決定到芳療學校上課。我從基礎與應用的短期學程開始,經過指導員學程,治療師學程的順序一一學習,不過我認為選擇好的短期學校這個動作非常重要,而我當時一定是選了很合得來的學校,才讓我覺得學得很快樂。」
 柴田小姐的執著是「做出有著像在自己房間休息的悠閒空間」。這份執著,可以從她每天接受的預約數以及營業時間看出。她說:「為了讓客人能盡量放鬆,我每天只接受三名預約。實際上在剛開店時,有一陣子我每天幫五名客人服務,但不久我便發覺自己消耗了太多精力,讓療程變得只是單純的作業一樣。對於治療師來說,與顧客建立信賴關係是很重要的,然而忙碌的空間裏是很難達到這個目標的。經過反省之後,我採取重視為每一位顧客服務的品質的想法,決定每一天最多幫三名顧客治療。
 幸好,我這兒是自宅兼沙龍,平日開店到晚上十二點,週六日開到晚上十點。我的客人大多是來惠比壽上班的上班族。她們多是在晚上六、七點來店,而晚上十點左右則是住在附近的客人會來這邊。開店時間是在下午二到四點左右。完全是為了配合顧客的生活。」
促進美與健康的莫札特旋律
 店裡的特徵之一,就是播放的BGM(background music 背景音樂)全都是莫札特的曲子。她表示,「以前,我曾經在書上看過,莫札特的音樂有著提高免疫能力,調整自律神經的效果。」根據近年來的研究,莫札特的音樂之中,特別是他的鋼琴曲與小提琴曲,有著3500Hz(次/每秒)以上的高頻率音波。靠著這高頻率音波,能活化副交感神經,讓呼吸、心跳、血壓、體溫、腦波安定下來而達到提高免疫能力的效果。
 在某個實驗中,讓受驗者聽第5號A大調小提琴協奏曲,以及A大調豎笛協奏曲60分鐘,結果發現能對應病毒以及細菌攻擊的防禦抗體IgA抗體分泌量增加了。
 此外,聽了第15號C大調鋼琴‧夜想曲,以及第3號G大調小提琴協奏曲,有報告表示血壓能因此改善。她強調:「提高免疫能力,調整自律神經的平衡,這方面是與芳香治療相通的。只要內分泌改善,皮膚也會變美,所以我毫不猶豫的就採用了」只要一有空,她就會去參加各種學術發表會,來讓自己的技術更上一層樓。最近,她還開始學習氣功與東方醫學。
 「芳香治療與氣功,乍看之下好像毫無關係,其實靠著淋巴循環來進行的芳香治療,與靠著體內氣流經絡的氣功,我認為只是用字不同,但基本十分相似的。具體來說,我會在施術前,用學到的氣功呼吸法來調整自己的呼吸。這個『氣』是種很不可思議的東西,當我焦慮心情煩躁時,就算是沒有表現在表情與言語中,透過自己的手還是會傳達到客人身上的。相對的,當客人對什麼事很煩惱時,那種能量也會傳到我這裡。此外讓自己能保持一定的節奏,氣功在這方面也很有幫助呢。」
 除了在沙龍工作外,有時她也會在外面舉行治療服務,或是被邀請當學會的講師。「為了回應顧客們的要求,我舉辦了一個小小的芳香治療基礎班。現在共有五人參加,大家快樂的互相替對方背上做芳療。讓我感受到大家『想學習芳香治療』的心意。將來我想要辦個學校。另外,因為有男性也想接受芳香治療,我也考慮將這點擺在未來推展沙龍工作的目標中。多虧了這些客人們,我的芳療師生活變得越來越寬廣了呢。」
 這間沙龍的名字,是法語的「幸福」之意。正如同這個名字一般,配合著顧客的步調,提供讓身心充滿幸福的時間,柴田小姐的心意確實有了成果。

 明白這份工作和自己很合得來,客人給我的評價也不差,但每天卻都有種閉塞感,自己一人活動的治療師,有時候會陷入單調無奇的狀態,不因此放棄而是嘗試新的展開,正是梅川小姐的獨特之處。
在海邊的度假地做治療術修行
 梅川春香小姐,是位一打定主意就立刻付諸行動的人。周遭的人都形容她像「當期望的波浪一打來,她就會毫不猶豫的搭上它出海」,相當有行動力。她擁有位於東京‧中央區八丁堀的自營沙龍,而接觸芳療則是早在七年前就開始了。
 「在我還是OL的時候,累積了大量的壓力。某次下班時,路邊傳來一陣陣花香味,觸動了我的心,使我開始嘗試到販賣精油的商店去試試各種香味。後來接受了芳香治療,讓我更加被它吸引,也讓我對這個能幫助人放鬆的工作感到有興趣。想認識更多芳療的想法越來越強烈,我一面繼續工作一面參加了JAA的健康顧問講座。這時候我已經很自然的想著『將來要成為治療師』,而在十月取得資格後,我就辭去OL的工作。」
 辭去工作後,不經意看了徵人雜誌,發現了一個渡假地募集芳療師的廣告。馬上去應徵的她很快就被錄取了,而正式成為在伊豆與長野的渡假旅館工作的治療師。
 「在當時的JAA,因為還沒有全身治療的講座,在我取得健康顧問的資格後,就去其他的學校學習全身治療的技術及手腳的反射療法等。住在伊豆與長野的時期,自己也放鬆了不少,可說是治療師的最高環境,但因為我也想要累積一些在都會區沙龍的工作經驗,之後,我到東京‧涉谷的某間沙龍工作。而當我再度回到海邊渡假旅館工作時,我就決定要一直從事這個行業,而且訂立目標,開一家屬於自己的沙龍。這份工作的魅力在於『用一雙手就能辦到』。因為我很喜歡照顧別人,要是有了自己的沙龍,我就能活用自己的點子,用自己的方式來服務客人。『我自己的服務流派』,對我來說是最大的魅力所在。」
 後來梅川小姐一邊在海邊渡假地工作,一邊在東京尋找開業地點。為了能治療像過去的自己一樣,在公司上班,弄得精疲力盡的女性們,她選擇了在商業街開店。想成為在工作的人們所聚集的街上,支援這些人們的芳療師。因為有這樣的理由,她選了從大手町與從東京車站都很近的八丁堀的公寓大樓。沙龍的裝飾底色為白色,有著渡假旅館的感覺,除去一切的生活感,是個有格調,單純,讓人安心的空間。
 她說:「到開店的10天前,我都還在海邊的渡假旅館工作。招客方式是用直接郵件(真的信件)與網頁宣傳。我不是那種做好完全準備才開始的人,而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的那種類型。只要一旦開始進行,就能漸漸習慣,而總能有辦法做下去的。」而實際上讓整件事能順利進行,都是由於她的積極進取而辦到的。靠著網頁與口耳相傳,客戶有八成會再度來店消費。
 她設定了數種療程,最受歡迎的是120分鐘療程。這個療程每天最多接三個客戶。就算附近開了其他同業沙龍,梅川小姐也不認為是競爭對手。因為這間個人沙龍,是只有想要由梅川小姐這位治療師親自治療的人才會來店的。另外,因為不是那種路過時會想進去看看的沙龍,所以不必在意與客人處不處得來,只有中意這間店的人才會成為客戶。
為了維持持續的動力,做出集合同好的機會
 本來是因為光憑一雙手就能接客這份魅力,而從事這行業的梅川小姐,現在除了幫人治療,對於講師事業也有了興趣。她分享:「目前除了治療術實行講座、芳療的基礎講座之外,我還辦了開業建議,溝通技巧、沙龍待客技術等講座。課程消息公開在網頁上,有需要連續上個幾週的課程,也有一天八個小時就上完的課程。因為能彈性安排各種課程,所以從關西與四國等地來的人,也逐漸增加中。在網頁上我有擺放自己的照片,因為若是能讓客人事先知道我的樣子,對於營業時也能有所幫助。」此外,梅川小姐進行的活動,也歡迎同業一起來聽講。她會在網頁上公告,提供自己的沙龍,大約三個月一次,作為對治療師或是對這行業有興趣的人聚會的場所。她說:「每次大概會有從全國各地而來15個左右的人參加聚會。這份工作,自己一個人默默的做的話,可能會感到煩膩,過了一兩年動力就下降了。這麼一來,要保持良好的精神狀態就很難了。與人見面談話,常能因此有所啟發,而能讓自己對這工作的熱情更加提高。參加集會的人,除了是同行的夥伴,同時也是競爭對手。我和這些人們共有情報,提高從事這行業的人們職業意識,來讓大家的工作品質上升。結果就能讓這個職業的水準能越來越高,進而帶動整個業界的成長。」
開業之後決定兩年間不休店持續努力的梅川小姐,現在已過了那段時間,目前的心境如何呢?
 「透過芳療,我每天都能遇到許多人而非常快樂呢。為了能遇見更多很棒的人物,我想增加教人沙龍事業的工作量。治療師們有的時候,心情會變得很低潮。我想要支持這些治療師,幫助他們提高工作品質。而且,能與許多的治療師以及客戶們相遇,我認為一定會發生許多美好的事的。」越是從事這份工作,梅川小姐說自己的想法變得越是單純。用單純的想法,直接的行動,露出明朗的笑容,今天也充滿朝氣的活躍著。

擁有自宅兼教室與個人沙龍的蒔綠小姐,是位以培育出高水準治療師而感到充實的訓練員。這似乎與她過去遇過很棒的老師的親身經歷有關。
從芳療中找到教學的喜悅與充實感
 最初只是以學習新事物的態度開始接觸芳療,不過在徹底深入學習與實踐之後找到了「教人」的樂趣。現在成為一個專心致力於講師事業的治療師。她是以東京‧大田區的自宅沙龍作教室的蒔綠小姐。
 「本來只是隨意開始的,但是當我一踏入之後就迷上這深奧的世界。我直覺到這對我自己與家人的健康管理很有幫助」,那時正好是對於芳療開始有各式各樣的認定資格出現的時候,每當有新課程出現,她就積極的去聽課。然後知道Natural Aromatherapy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簡稱NARD)這個協會正在募集講師的事。在那裡以化學的觀點來重新學習精油,迷上了這新開拓的芳療世界。而在2000年成為該協會認可的講師,在自由丘開設芳香治療教室。
 她的向上心越來越高漲,就在想要提高自己治療技術的時候,得知在日本將要有CIDESCO國際認定的芳療講座開課,馬上下定決心要去聽課。用一年的時間,完成每週週一到週五,早上九點半開始,下午五點結束的課程。後來成功的通過考試。
 「腳步輕盈(廣泛的接觸事物),展開觸角(隨時注意各種消息),不論多麼小的機會都不放過去行動」是我的原則。到目前為止,我活用了每個緣份與機會,做了種種的活動。在自宅開NARD的教室之外,我還在禮品店的一個小角落開過迷你芳療課程。除此之外,我也做過新開設的芳療沙龍的開業成員,在市中心的心理治療內科的治療室幫人治療過。這些經驗,我深刻地感受到對現在的我很有幫助。」
 現在,蒔小姐遵從自己「想要教人」的心情,以教學活動為中心。關於治療方面,只有針對以前的老顧客,不再接受新的客戶。因為講師只有自己一人,所以可以自由應對聽課者的希望。比方說,對於想要集中上課的人,只要用一天六個小時共四天的時間,就能達到取得NARD的建議師與指導員資格的二十四小時時數。
 因為可以辦到一對一指導等臨機應變,從關西與九州而來的想要集中上課的人很多。
 她說:「我覺得自己和芳療的工作很合得來。我在小學時學習茶道與花道,很早就開始接觸植物的味道。由於我小時候是住在鄉下,祖母家是種橘子的農家,在附近的森林切木場,總是散發著很香的味道。那時我常常幫疲勞的父母做腳踏按摩,或是為小寶寶輕輕的摸摸臉頰與腳掌,我也從住在附近很會按摩的老婆婆那裡學到不少按摩的技法,每天替母親按摩。我還記得自己聽到『謝謝,很舒服喔』時感到很高興呢。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我才能如此自然的融入芳療的世界。其實,我小的時候氣喘很嚴重,本來還以為年紀大了會因為氣喘而死呢,自從接觸了芳療後,不知不覺就治好了。」
蒔小姐以Marguerite Maury(1950到1960年代活躍的生化學者,於1961年初版發行的『The Secret of Life and Youth』帶給英國的芳香治療很大的影響,內容論述許多關於芳療的基本哲學與手法。可說是現代芳香治療之祖)的名言『我們必須找出能彌補不足,讓可能性綻放的香味』為她的座右銘。
 「我的工作,是培育出理解了解剖生理學,來碰觸人們的身心,選出能讓可能性綻放的香味的人才。現在來我這邊聽課的人從20歲到60歲都有。就算是50幾歲的人也有許多為了成為治療師而拼命努力學習著。為了能培育出更多優秀的治療師,我自己的身心都健康是很重要的。教學工作意外的需要體力,所以我常上健身房或做瑜珈等讓自己多多運動」她這麼說。
 用有精神的聲音,保持笑容教課下去,並保有動力與熱情,對講師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高品質的講師能培育出高水準的治療師。蒔小姐親身實踐這些重點,繼續向講師工作邁進。

 在古典芭蕾的練習中,平賀小姐扭傷了腳踝。那時嘗試用迷迭香精油調成的藥油來做按摩,是她與芳香治療最初的相遇。
因禍得福,因扭傷而踏上獨立之路
 平賀小姐會選擇治療師這份工作的契機,是起自過去扭傷時,用芳療作自我自療的經驗。她說:「我從小就一直在練古典芭蕾,某一天突然腳扭傷了。雖然醫生跟我說已經治好了,可是疼痛卻一直沒有消失。那時大概有一年的時間,我都持續上醫院或是在家用電氣治療器治療,但是疼痛依舊持續著。就在那時,我知道了芳香治療的存在,用自己的方式調配精油用來按摩,結果過了三個月疼痛就消失了,那時我覺得芳療好厲害喔!因為我在練芭蕾,本來就對身體的構造與機能很感興趣,所以馬上決定要好好學學芳香治療。在我尋找有仔細教導醫學方面,像是解剖生理學等科目的學校時,我發現IFPA(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Professional Aromatherapists 國際職業芳療師聯盟,英國最大的芳療師團體)認定的MH技術學校最適合我,就立刻去報名。因為我的工作是正職員工,所以去學校的時間集中在週末,花了一年左右的時間。去學校所在的相模原單程就要二小時。雖然很辛苦,不過那時學生只有兩人而已,所以可以做某種程度的通融,讓我平安的完成課程。那時除了聽課之外,期間還有數次必須寫好報告送到英國去。我還提出150小時以上的病例研究報告,通過IFPA的考試(筆試與實作)後,我取得了資格。」
 MH技術學校的教法非常的有趣,讓人很快就能吸收許多知識。每次上課之前都需要做些預習。比方說,在上肝臟的課之前,要事先預習它的功能,然後上課時林老師就會問問題。「要是有肝硬化的人來時要怎麼應對?怎樣的生活態度的人比較容易得這種病?」
 還要將全部的臨床病例裝到腦袋裡,這樣在課程結束之後,才能知道該用什麼精油才恰當、疾病的原因與情況、以及該對客戶提出怎樣的建議才好等等。這些對實際作諮商時很有幫助。而實際操作也是用一對一方式教導的。
平賀小姐說:「在我決定報名上課的時候,就已經決定將來要從事這門行業了。因為我一直想做有小孩之後也能繼續做的工作。我是在2002年10月取得資格的。遵從林老師『取得資格後最好馬上正式工作』的建議,我在03年3月向公司辭職,4月開始在中野的自宅開起了個人沙龍。因為完全是預約制的,不可能一開始就能排滿預約,所以我每週有一天會去別的沙龍工作學習經驗,有三天會去做外派事務員的工作。我還有向林老師學習反射療法(reflexology,以刺激腳底、手心、耳朵等處的反射區,來達到活化各反射區對應的內臟與內分泌腺效果的療法),並取得IIR的資格。而我也是在那個時候結婚的,而丈夫也對治療師很有興趣,在結婚前已經取得了脊椎治療師資格。現在我們是以芳香治療、反射療法與脊椎治療這三種療法共同開業。自開始已過了兩年,我考慮差不多該專注在自宅沙龍的活動上了。」
 精油是採用技術學校從英國直接送來的。顧客方面,除了從網頁與口耳相傳之外,多是住在附近的人,年齡層從大學生到高齡者都有。因為位置關係,這間沙龍是以不讓人感到拘謹的庶民派為目標,營業時間從早上十點到晚上十一點。這間沙龍的最大特色,就是能配合個人症狀,同時接受芳香治療、脊椎治療與反射療法。
 根據男主人平賀雅芝先生所說,在脊椎治療後繼續接受芳香治療的話,脊椎治療的效果就能持續下去。雖然這間沙龍一次只能幫一人做治療,不過治療床有兩張,可以讓情侶兩人同時接受治療,或是當男性客人在接受脊椎治療時,可以送太太芳香治療當禮物。
 她說:「關於個人技術提升的問題,技術學校也有定期舉辦為治療師們設計的課程,我也時常會去聽課。」對於一直在同一間技術學校聽課的平賀小姐來說,最感到高興的是「能遇到像林老師這樣值得尊敬的指導員。」
隨時接受發問的指導員,不只是對獨立還沒幾年的平賀小姐很重要,對於中間份子的芳療師們也是很可靠的存在。「老師告訴我的『自己就是第一位客人』的這句話我一直銘記在心。若不能讓自己身心健康的話,就不能做個好治療師了。」用輕快的談話與確實的技術,平賀小姐今天也朝氣蓬勃的為客人服務。

 她曾到英國留學兩次,累積了深厚的芳療師經歷的堀口麻里小姐,對於這份工作最喜愛的一點,就是「可以親眼目睹人往好的方向慢慢改變」,她很感慨的這麼說道。
她是日本芳療師的先驅
 「技術人員是我的出發點。不論途中接觸過什麼,我都希望自己仍然是一名技術人員。」用帶著透明感的聲音述說的她,是養身廣場的代表堀口麻里小姐。堀口小姐在芳療師方面的經歷,是從兩次去英國留學過程中開始的。
 「當時我已經在日本從事全身美容師的工作,在1990年那一年,我在英國的美容技術訓練中心留學。在入學之後,我才知道自己是這裡的第一位日本留學生。我留學的目的,本來是為了取得全身美容師的CIDESCO國際資格認證,而在那時我才知道有芳香治療這個字眼。取得CIDESCO資格後,我還去聽了三個月的芳香治療課程。」
 隔年回國後,在技術學校當講師的期間裡,堀口小姐的心中漸漸有了「從美容的舞台轉到健康上。為了讓人可以從內側開始變美,要學習包函芳香治療的各式自然療法」的想法。1995年,她第二次到英國,這次是到芳香治療技術學校留學。
 「芳香治療、反射療法等等,我選了包含九種理論與治療術的課程。每週三次,讀了一年半,每個科目的課程、實習結束後我都接受測驗。ITEC本就是測驗機構,只要一旦合格就能終生保有資格。在英國學習時真的蠻辛苦的。解剖學與精油化學的專門名詞非常多,在我剛留學時光是要把課本讀完一頁就要用掉一天的時間。為了不落人後帶給我很大的壓力,假日全都用在讀書上呢。留學時最有收穫的,大概是我能把全部的時間都用在學習上吧。不需要顧及家庭與工作,全力投注於課業上。而那時親耳聽到在芳香治療第一線上活躍已達20年的老師的經驗談,使我獲益良多。」
 取得數個資格認證的堀口小姐,令人意外的其實並不是那麼拘泥於資格。「CIDESCO以外,比起取得資格,我以『深入學習想學的東西』為最優先。而且,雖然我有聽過一些關於取得怎樣的認證好處會比較多等等的消息,但多是與自己的價值觀,以及想在何處使用那資格的想法相異。比方說,自己想去工作的地方需要取得ITEC認證的話,就算其他的認證拿到再多也是派不上用場的對吧!所以並不是要單純的以哪個認證好或不好來判斷,而是要先調查團體,去取得自己能認同的團體的認證才對。ITEC的場合,只要先前有學過基本按摩術與病理學,接著要學反射治療等其他課程的話,就能免除重複的科目。根據團體,有時為了取得某個資格認證而必須從零開始學習,所以我認為不需要花費多餘功夫是ITEC的優點。」
 治療師的工作是受到資質左右的,那麼,怎樣的人才是能成為「好的治療師」的呢?「有10位客人的話就有10種對應。為了能達到這目標,是需要豐富的知識與經驗的。並且,接客禮儀,時間管理能力與溝通技巧也是必要的。所以受到天生資質的影響很大呢。不過,只要能察覺自己的缺點的話,參加說話技巧與禮儀等講座,在鏡子前練習笑容的話也是能有所長進的。不論是哪裡的沙龍都在尋求優秀的治療師,所以真的有經驗而優秀的人必能找到許多工作機會的。」
 堀口小姐除了擁有治療師的身分之外,還身兼公司經營者。在2000年時,她與在留學時代時認識的治療師朋友一起成立了現在這間公司。
 「最初我也沒有想到要建立公司,但結果發現到個人的發展有限,組織公司的話可能性可以變得更寬廣。雖然世間常說共同經營很難,但我認為兩人都朝同個方向前進是順利發展的秘訣。總有一天要成立公司,有這樣想法的人,最好能把課程中的經營學好好學起來。然後最好能在實際從事治療師工作時,找到正經營著公司的人作為商量對象。要是不自己付出行動的話事情不會有進展的。」
 最近她也在培育後進上花費不少時間,「幫人治療的時間變少讓我有點不耐煩呢」堀口小姐如此說道。為了讓想要更深入鑽研的治療師們,她還設立了新的團體WOA,活躍無止息。

 不用在個人沙龍這種固定的場所,也能在許多場合遇到學習各種「身心技巧」的機會。我們訪問了在芳香治療業中行動範圍寬廣的澀澤智子小姐。
以醫療業從事者的身分為基底來活動
 在少女時期就一直對「人有沒有不會生病的方法呢」這個想法抱著疑問,而最後找到了芳療。這個人就是IFA認可的芳療師澀澤智子小姐。「從我小的時候,就一直在想要怎樣才能預防疾病纏身,一有什麼疑問就去看家庭醫學事典。到了高中畢業後,我會去就讀看護大學的看護學系,也是因為想學預防醫學。之後,我成為生命保險公司的保健師,但任職員們的健康管理與心理諮商的工作,親眼看到疲勞的人有多麼的多。特別是,精神與肉體上非常疲勞的女性之多讓我吃了一驚。不想點辦法不行,當我有了這個想法之後,我就去參加了芳香治療講座。講座內容非常有趣,教導我們今後有效的自我治療方法。那時我就想要是能將芳香治療,導入到心理諮商的話,應該就更能幫助那些煩惱的人們了。」
 芳香治療的基礎,就是整體的觀察人的身體的想法,這種預防醫學的部份,讓澀澤小姐著迷。在1998年,她成為LSAJ(倫敦芳療學校日本分校)的第一期學生。在那裡學了一年之後,取得了IFA認可的芳療師資格。
「解剖生理學、衛生學與心理諮商技術等等,因為我已經在看護學系時期學過,所以能學得比較順利。學程結束後,我和同期生三人一起開了一間沙龍。在四年半前開始到助產院為產前產後婦女做芳療,在三年前舉辦了嬰兒按摩術教室之外,還到美容院與沙龍去教人芳香治療理論。現在,我在LSAJ有講座,從7月開始要在LSA TREATMENTROOM DEVA為人施術。等我注意到時已經在三個地方同時並行,自己也有點吃驚。比方說,我會在助產院開始活動,是因為認識的助產士找我商量能否將芳療導入其中。在最初,我幫產後五日間的產婦們做治療,之後又因為有希望產前也能幫忙的要求出現,現在我每週都有一次,去幫懷孕五個月以後的孕婦做治療。只要辦得到,在可能的範圍內我都接受出外治療。」
 「許多人反應在懷孕中,背與腰常常酸痛,腳起浮腫等問題,而且在精神上容易緊張,這些芳香治療都能有效解除。我用的精油多是柑橘系,但因為懷孕中有容易對味道起過敏的時期,我會讓孕婦實際聞聞香味,問她們喜歡什麼。對背、腳、手臂我會用40分鐘治療,不過各部位所用的時間分配,我會以該對象的身體情況來判斷。」
用嬰兒按摩來幫助加深母子愛情,那麼,在與纖細的孕婦來往時,要注意哪些事情呢?
 「與助產士一起合作將芳香治療帶入整個過程是很重要的。此外,在懷孕的初、中、後期身體會有變化,荷爾蒙分泌也會改變。因而在這時期會精神過敏,用詞遣字要多加注意。例如,最近的醫院會對孕婦的體重增加做嚴格限制,這時要是連做芳療時也被嚴加注意的話會傷到她們的心的。此外,懷孕中的狀態有很大的個人差異,將自己的出產經驗強推到別人身上也會讓她們討厭的。我們治療師,應該專心致力的,是要儘力支援孕婦讓她們的懷孕時期能過得比較舒服。」
 為了促進母親與嬰兒的溝通,加深彼此關係的嬰兒按摩教室也很受好評。「我用布娃娃,來教媽媽們幫寶寶做精油按摩的步驟。在英國有對剛出生的寶寶做輕微的按摩,而我所教的是20分鐘全身按摩,是以出生兩個月後的寶寶為對象。最初會哭出來的寶寶,過了一會兒就會露出快樂的表情喔。根據某個實驗結果,施行嬰兒按摩的話,皮質醇(cortisol,受到強大壓力時會大量分泌的荷爾蒙)的分泌量會減少。參加教室的媽媽們,也都有『晚上不會哭了』、『寶寶的便祕好多了』、『不再那麼愛耍脾氣了』的回應,實際上能有所幫助讓我感到非常高興。」確實的建立起自己的事業的澀澤小姐,想要尋求更加的飛躍,向下個新的分野挑戰。
「現在我還有去學Ayurveda(一種印度的傳統療法,用香油按摩來促進健康、幫助美容)等技術。我的個性是只要有讓我感到興趣的事物,我就會想要去實際試看看。Bodywork也蠻深奧的。去年,我參加了大約10天的進階按摩技術班,學會了調整身體的使用方法可以比較不容易累,從基礎開始,對自己的姿勢、節奏、呼吸更加意識。就如同常常聽到的,治療師的工作是一輩子都要不斷學習的。想學的事物會接連不斷的出現,認為只要拿到資格之後就什麼也不用做的想法可是無法做下去的。成為能夠提供高品質的心理諮商與治療技術服務的治療師是我的目標。」

 想得太多反而會浪費時間,有時一鼓作氣的行動也是也必要的。「『只是以努力用功為目的而接觸芳療』、『只是為了取得資格而接觸芳療』、『只是一時迷糊而接觸芳療』,這些想法,不覺得很無聊嗎?」芳療師安田直子小姐這麼斬釘截鐵的說道。
 她大學畢業後,在全身美容沙龍服務3年,之後在AEAJ認可的芳香治療學校完成學業,成功的在二十幾歲時就開創了自己的養生沙龍。
 「那時的我因為工作過度搞壞身子而退職,不過以這為契機,我一面打工一面每個禮拜去學校上課。在選擇技術學校時,我憑著預算與上課期間,以及去聽學校的說明會時的直覺做出了抉擇。雖然有許多人會在選擇學校時猶豫不決,可是我卻總是難以理解為什麼他們會想這麼久。雖然由我這個算是衝動選擇的人來說也有點奇怪,不過不就是想得太多才會讓腦袋裡一片混亂嗎?謹慎細心的思考,向前邁進的行動力。只憑其中一方是不行的,重要的是兩者能取得平衡。關於學習方面,雖然要把精油化學都記住很不容易,但是解剖學等其他科目倒是很輕鬆就學會了。雖然要是獨自學習的話會很辛苦,不過多虧學校裡的同學們我才沒有那麼痛苦。」
對於安田小姐來說,取得哪種資格會比較有利似乎不是那麼的重要。
 「雖然有許多種團體存在,可是我本身是不太在意資格方面的事。我只是純粹的想要學芳療,之前會當全身美容師,也只是因為喜歡幫人變得更健康更美麗而已。所以變換舞台到芳香療法上也是很自然而然的。」
 從技術學校畢業後,她在連鎖沙龍裡修行了大約1年。用來開沙龍的經費,是她從全身美容師時代開始存下來的170萬日圓。從不同的三個車站都能在十分鐘內到達的這間沙龍,除了以附近以及電車沿線的居民為中心顧客外,還有從遠方來的常客喔。店裡的裝潢讓人意識到`60年代風格,很有格調。
 「在不久之前要是提到芳療沙龍,就會讓人想到有著滿是蕾絲的窗簾、花飾、以及可愛的坐墊等印象。為了與之劃分界線,我才特別用這種裝潢。我也沒有特別做宣傳,也沒有發什麼傳單,只是在製作網頁上特別用心就是了。因為沒有委託專門業者全靠自己動手,所以可以省下開銷。相對的,可以將服務收費壓低,把利益回饋給顧客。你問我開業的訣竅?那就是坐而思不如起而行呀。」在她的自作網頁上,除了可以隨時確認預約狀況之外,還可以觀看許多與精油有關的散文專欄喔。也有準備留言板,積極的與顧客做交流。
 開店已過了8個月。安田小姐有什麼信念嗎?
 「真要說的話,我想做個『就算穿著睡衣也能輕鬆來店的沙龍』。來這裡的顧客,大多是必須接受很長療程的人。而最受歡迎的服務,是完全依據一個個顧客而特別設計的專用療程服務。治療時間可從100分鐘到最大160分鐘作設定。治療之後,常會聊了起來,發覺時已過了好一陣子呢。因為如此,預約服務每天只接受兩名。因為我覺得這樣的步調和我比較合得來。」此外,要是沙龍附近有工事正在進行時,在結束之前絕不接受預約。
 「就算裝了隔音窗簾,在治療時還是可能會聽到噪音的,這不是對客人很失禮嗎?」連看不到的地方也很用心的為顧客著想,這也是經營一個舒適的沙龍的重要關鍵吧。
 全身美容與芳香療法,在經歷這兩個世界後,從全身美容師變成芳香治療師。雖然一般人會覺得沒有多大不同,但安田小姐卻認為「很不一樣」。
 「在國內大型全身美容沙龍業界裏,對於營業額以及讓顧客達到『美的』結果是非常認真的。與之相對的,芳香治療是以讓人放鬆為目的,重視療程內容與整體性。人也是一樣。我發現以芳療師為目標的人們,大多是精神方面很纖細的人。常常都是在精神很疲憊的時候遇到了芳香治療。這方面我也是一樣。反過來說,讓態度變得更積極還剛剛好呢。另外,以芳療師為志向的人裡面,也有些會對於向客人收費感到抵抗感的呢。不過既然不是在做慈善服務,有好好的工作,就應該好好的收下對等的報酬。這不只是對於『工作』應有的負責,若是在這邊不好好畫清界線,之後一定會有什麼麻煩發生的。讓自己的技術配得上費用,甚至有更高的表現,是我每日努力的目標。」
 「不論是10年後或是20年後,我都希望自己能繼續當個芳療師」,安田小姐的聲音,充滿了自信。
《文中照片為示意圖,非實際情況》


關鍵字:aromatherapy,IFA,IFPA,免疫,呼吸,嬰兒,孕婦,循環,按摩,淋巴,疼痛,病毒,皮膚,神經,精油,細菌,緊張,芳療,芳療師,芳香療法,講師,迷迭香,雜誌,

Tel: 02.2711.2290  │  台灣台北市大安區10690忠孝東路四段191 號10樓之 1     台中市北區40457進化北路95號5樓

禾場國際芳療學苑 版權所有 © 2017 請勿任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