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Web site
遇見真正的芳療師系列報導
日本芳療

/ 2016/07/11

 現在,治療中心在首都圈內多如繁星。伴隨「旅館2007年問題」(附註:「旅館2007年問題」 預測在2007年(平成19年)時,東京都內的外資系高級旅館的建設、開業會到達最高峰。到時都內的高級旅館確定將會供給過剩,為了生存下去,勢必要開拓其他的顧客群。),今後SPA、美容院、芳療沙龍將越來越多。在這競爭的社會裡,為了能確實提高來客率,就要確實知道顧客尋求的是什麼,這部分是很重要的。當然,前提是有著正確的知識與技術。可說是以肉眼不可見的『心』來服務眾人的時代到來了。
 在此透過對三名治療師與一位指導員的人品與態度的介紹,來探討未來的沙龍與教學中心的定位。
 明明都是從同一間學校學同一種技術的,治療的品質卻差這麼多。我在沙龍接受治療之後,突然有了這樣的想法。技術是還可以,價格設定也在標準內,服務也不壞。可是我就是覺得不太對勁。沒辦法放輕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相對於這樣的記憶,我也有過不知為何就能放輕鬆,在回家的路上,身體輕得像要飛起來了──像這樣的經驗。
 這之間的差別,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雖然說店面位置與內部空間設計是有所影響,但那只佔少部分罷了。最大的理由,應該是我們的心在無意識間察覺到”某種效果”吧。也就是說,與治療師是否合得來,身心的調和是否恰到好處。
 在東京目黑,泰式治療沙龍『目黑店』的吉岡麻子小姐,雖然當上治療師才經過2年弱,就已經升到開店不久的目黑店店長了。她那毫無矯飾的溫柔笑容,讓我每次走下樓梯靠近那張玻璃大門時,都會想瞧瞧她有沒有走出來。可說是讓我深深覺得自己是為了”想要見她”,才來這間店的。
 吉岡小姐從店裡走出來,在櫃檯前以笑臉迎接我時,我立刻覺得「來這兒真是來對了」。而這正是能輕鬆的第一階段。接著小談片刻之後,她帶領我到治療室去。換好衣服躺到泰式軟墊上後,就等著她拿著足浴用桶子登場。這是讓人放鬆的第二階段。之後,進入治療,終於可以持續一段較長的放鬆狀態。
 像這樣,遇見自己能信賴而把身心都能託付給他的治療師,在那一天中自從踏入沙龍的那一瞬間治療的流程便開始了。並且,付完費用後離開那瞬間為止是否一直都能保持放鬆,全看自己對她的信賴,以及自己心中”把一切交給她”的意念。
 又因為從開始到結束一直都是由同一位人員來負責,所以也不必在意中途換成別人而需要額外的說明等等。我能放鬆的主要原因之一,也跟吉岡小姐擅長照顧人有關。
 吉岡小姐相當重視”一期一會(日本諺語,類似相見便是有緣的意思)之心”,對於每一天在沙龍遇見的客人都細心的與其談話並治療。而且還能從不忘記對這份工作的感謝。自己全心全意的治療所帶來的反響,將能為自己帶來更多的自信與幹勁,並反映到下一位顧客身上。這也是一種治療的循環吧。
 「客人在治療後比起剛來店時,表情明顯的明亮許多,『謝謝妳。我舒服多了』每當聽到這句話,我就覺得自己選了這份工作真是太好了。」
 在當上治療師之前,她做過滑雪教練與事務部門的OL。這位關心雙親的溫柔女性,在我接受治療的這天,正好是她與家人才剛去旅行回來。她說「我剛提振精神回來呢」,看起來比平常更加沉著的她,似乎很快樂的對我施以治療,讓我的呼吸很自然的沉靜下來,被一種無以形容的放鬆感所包圍。她的手心將愛情與安心,這許多種「氣」,全都傳達到我的身上。
 常常聽到「治療師的最大課題,就是自己是否能放鬆」,像吉岡小姐這樣關心家人的人,就算不發出話語也能讓對方感受到她的溫柔與安心感。
 接受她的治療,就像是生病時被阿嬤照顧一樣,能不必多想安心地把一切交給她,真可說是像魔術一般的治療。想要像我這樣找到好的治療師,而不斷去各種沙龍的人,我想應該不在少數。

 在新宿‧伊勢丹的會館5樓,負責平日(週一到週五)的芳香療程的大木博子小姐。她也是一位人品與奉獻心很棒的治療師。在她當銀行行員的10年中,從芳香治療技術學校畢業而成為治療師,雖然一度離開這行,不過後來還是覺得”自己的還是適合這邊”,而重回芳療的世界,變成真正的芳療師。
現在37歲的她
 「換過工作也離過婚,也有不當芳療師的時期,但我不覺得這一切都是白費的」,她這麼說道。最喜歡的精油是茉莉。「雖然是小小的白花,卻能散發很強的香味」她說那正是茉莉的魅力。喜歡青草的味道,對於生活中自然的香味十分敏感。痛苦的事全都自己解決,在她的笑容後面,藏著堅忍不拔的特質。以前在技術學校裡,她從恩師那邊學到了好好面對客人的身與心的重要性。
 「我認為學到身心是一體兩面的觀念是很重要的。將身體保養好,心情自然佳。在對呼吸很淺,胸部周圍緊繃的緊張型客人治療時,就要儘可能的讓他身體放鬆,如此自然心情也會輕鬆下來」被大木小姐的治療而得到幫助的人,應該不在少數。在她懷著不安的心情,每日忙著為人治療的某一天,她從客人口中聽到「因為有大木小姐在,所以我才到這裡來的喔」。
 就是因為有這句話,所以她才下定主意從此要一直做下去。所然有過從未打開精油的時期,離開這份工作的時候,最後還是回到了這裡──這應該是由於她是一位總是誠實面對自己的心情,正面面對顧客的身體,將自己該做的工作完美達成的女性吧。
 在那段離開芳療的時期,她也沒有完全離開接觸、觀察他人身體的工作,像是販賣化妝品以及在藥局工作等等。在這個時期得到的經驗與知識,也為她的芳療第二春帶來不少幫助吧。

想要實際看看我,跟我說話的人來了不少呢!
 既然有像大木小姐這樣,認真的面對顧客的身體的治療師,就也有如同在川崎市高津區經營『養生風雅』的皆川惠子小姐那樣,除了對身體治療外還更注重治療時與對方談話的治療師。
 『風雅』,是一家導入了芳療氣功、香草三溫暖等抗老化療程的地區性家庭沙龍。從地方上較高齡的(70歲左右)的人,到有小孩的婦女都是他們主要的顧客群。就在這些嬤嬤們再做香草三溫暖等療程的時候,皆川小姐會負責幫忙帶小孩。她的笑容,非常自然。這些使得『風雅』有著80%的顧客再度光臨的高機率。
 大部分的人都說「想要和皆川小姐說話」,來解除壓力,得到治療。靠著她容易親近的個性,以及在沙龍裡充滿活力的工作態度,使得顧客們都能感受到這間店讓人”舒服”的好處。「每當有新的顧客來時,就好像給自己做測試一樣」,她一直以這樣積極的想法來從事這工作。
 因為有那位老師在,我才想在這裡學習。如果在沙龍遇見好的治療師能說是一份財產的話,遇見好的教師的學生,有著好教師的技術學校也應該可以說很幸福吧。
 台灣式反射療法的元祖-松町的講師,川島正子小姐,她說「我本來就是為了要當講師才來聽課的」,她可以說是靠著教導別人來讓自己快活的人吧!
 她是希望周圍圍繞著著與自己有相同想法與目標的人。因為「喜歡人」所以「每天來到這裡(學校)都很快樂」,「我所想要做的事,只有當個講師才辦得到」。對於想學技術、或是想在沙龍接受治療的人來說,最根本的要求,或許就是那裡的人的個性,以及是否能與自己合得來吧!
 在這次”因為有這樣的人在所以才想去”的訪問中,我在對這幾位治療師與講師採訪之後,發現這幾位都有著豐富的「愛情」,並且都能在說話時直視對方的眼睛,充滿活力。
 就算是不同類型的人,這些地方都是共通的。
 能接受許多的愛,並能感謝這些愛,將愛無條件的環給對方的人以許才是最適合當治療師的人。重視身邊的人事物,總是有周圍的人對她說「謝謝妳」,能保持不失去認為服務客人的時間是最棒的自信與體力。像這樣的治療師,才是大家所追求的吧!
 雖然曾經受過一些傷,可是還是相信自己持續努力下去,這份堅強是會傳達給顧客的。
 最重要的,是能貫徹自己的信念,一直持續下去的勇氣。我想,現在是人人尋求能夠自我調適,對於自己的生活感到驕傲的治療師的時代吧。
《文中照片為示意圖,非實際情況》


關鍵字:呼吸,循環,精油,緊張,芳療,芳療師,講師,

Tel: 02.2711.2290  │  台灣台北市大安區10690忠孝東路四段191 號10樓之 1     台中市北區40457進化北路95號5樓

禾場國際芳療學苑 版權所有 © 2017 請勿任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