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Web site
口服精油面面觀(上)
精彩單元

/ 2016/11/15

 篇涉及專業、療效等敏感議題,學者說法建議基於各學者的經驗、專業,讀者需自行斟酌參考,尤其是學者列出了許多但書條件,讀者勿不可斷章取義,以免造成危險!基於學術立場,本刊不鼓勵讀者自行嘗試,若有安全性問題,讀者需自行負責。
 
  學者之立場不代表本刊之立場。
 
  對一般大眾來說,精油是用來薰香、塗抹的,但芳香療法範圍廣博,當然也有不同的主張與學派。對於口服精油的方式,在芳療圈一像是一個熱門話題,多數的芳療師以外用為主,不推薦口服的原因不外乎擔心精油的品質以及劑量方面的考量。
 
  在臨床的研究中,有許多個案是因為長期口服精油而造成慢性中毒的案例,最常見的是肝臟與腎臟的功能損害,而誤食純精油造成急性中毒的例子也不是沒有。
 
  治療等級的精油畢竟只佔了整體精油市場的少數,如何辨別手上精油的等級與品質向來是一大困難,若無法取得廠商詳細的分析、認證資料,市場上終端使用的消費者甚至是芳療師將永遠無法得知這個問題的答案。
 
  即便撇開精油品質不談,回歸到精油具有的潛在毒性,品質越優良的精 油也不表示能夠迴避這個問題,難道,品質優良的精油就可以放心口服了嗎?我們來看看世界上幾位知名的學者校長,如何面對這個問題!  

 
  
Andrea Butje.圖片來源:SCENTS 香沏專業芳香療法雜誌

  Andrea Butje 是一位臨床芳療師,Aromahead Institute芳療學校的校長,也是 Essential Living: Aromatherapy Recipes for Health and Home. 一書的作者。
 

  我認為如果要口服精油(或者任何形式的精油使用方式),那麼一定要使用100%純度並且是品質優良的精油。
 
  當然講到口服精油還有一些重要的標,為口服來調配精油當然與局部使用在身體上不太一樣,合宜的訓練是相當重要的,並且對於精油化學、藥物動力學與藥效學要相當的瞭解。
 
  我們應該要注意精油化學成分的安全注意事項以及潛在的藥物交互作用,使用具有每批GC/MS 檢測報告的精油、瞭解精油成分的相關研究,才能使調配出來的配方有效並且安全。
 
  簡單的說,藥物動力學能夠解釋人體對藥物(或精油)的反應,描述當精油成分進入人體的一瞬間到離開人體這段期間發生的反應。藥效學則能夠讓我們明白藥物(或精油)對人體的作用。
  
  精油是力量強大、濃縮的物質,使用精油口服當然是一種選擇,與嗅吸與局部塗敷都是一種很有潛力的有效治療方式,我建議能夠先完成較為進階的課程,瞭解如何小心的評估各種使用方法的優勢及考量,以及如何將最合適有效的應用方式與個案的需求連結在一起。
 
  一般而言,我會建議將內服的方式,像是口服、舌下攝取、陰道滴劑、肛門栓劑等方式使用在較為嚴重的感染,像是下呼吸道感染就很適合直腸栓劑的攝取方式,而局部使用精油塗敷及嗅吸則很適合像是處理日常頭痛、肌肉疼痛、感冒及流行性感冒。

  
Beverley Hawkins.圖片來源:SCENTS 香沏專業芳香療法雜誌

  Beverley Hawkins 是一為精油治療師、註冊芳療師、反射治療師、靈氣療法師、註冊花精治療師,Reconnective Healing 再連結療癒師、也是加拿大West Coast Institute of Aromatherapy 芳療學校的校長。
 
  當有人說出這樣的說法時,我認為他們其實不真的明白精油的真正的性質,也不明白這些天然又美好的精油其實是相當複雜的。
 
  首先,他們不明白精油其實是非常濃縮的產物,舉例來說,五十磅的桉樹只能製造出一磅的精油,大約一百五十磅的薰衣草,也只能製造出一磅的精油,約五百磅的迷迭香製造出一磅的精油,而大約兩千到三千磅的玫瑰花瓣也只能製造出一磅的精油。
 
  其次,人們並不瞭解精油中的化學成份是非常複雜的,當你服用由藥商製造的藥品時,我們所服的藥物一般來說只會含有一項活性成份,這樣子才能夠真實的紀錄追蹤在身體中適當的劑量,但是使用精油時,其中的化學成分非常複雜,所含的化學成分也很多,大約有五十到五百種不等,精油的確是天然的,但並不表示就適合用於內服。
 
  不論精油的品質如何,以薄荷為例,要稱為薄荷精油就必須在其化學成份上符合薄荷精油的組成輪廓。
 
  在我看來,任何考慮服用精油的人都應該知道的其所含化學成分以及和可能需要特別注意的事項。
 
  的確是有一些精油可以被安全的服用,然而,重要的是使用者必需有足夠的訓練背景與知識,明白所使用於內服精油的成份,並且非常仔細地制定出的安全劑量。
 
  即使是這樣,也要記住並非所有的精油都可以或是應該以此種方式來使用。
 
  我寫了一篇文章探討這個問題:我時常被問到關於口服精油及烹飪時使用精油的看法,在我看來,的確目前口服精油這個議題的確有點浮濫,而且大多對於大自然給予我們的美好禮物事實上是多麼的複雜的這個問題欠缺仔細的思考,是的,芳香植物與精油長久以來就被使用在香料工業,不過,使用大劑量的新鮮藥草畢竟與僅僅只是使用幾滴精油不一樣,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每種精油植物的精油產出比率差異很大,因此並非每個精油植物都能產出等量的精油,讓我們看看以下的資料:
 
  Peppermint 歐薄荷精油產出比率約0.3 – 0.4%

  Spearmint綠薄荷精油產出比率約0.7%

  Sweet Marjoram 甜馬鬱蘭精油產出比率 約0.2 – 0.8%

  Rosemary 迷迭香精油產出比率約0.5%

  Rose玫瑰精油產出比率約0.2 – 0.3%

  Petitgrain 苦橙葉精油產出比率約0.2%

 
  任何人都可以從上面的表看出來,當你在烹飪的時候加一匙的Peppermint 或者 Rosmary 調味料,那個劑量遠比一滴的 Peppermint 或Rosemary 精油要少的多多了。
 
  在食品業,它們設定了非常嚴密的標準 來規範不同精油在食物、飲料裡面可以使用的最大劑量,參考如下:

  Peppermint 0.104% (1040 ppm)

  Spearmint 0.132% (1318 ppm)

  Marjoram 0.004% (36.2 ppm)

  Rosemary 0.003% (26.2 ppm)

  Rose 0.0002% (2 ppm)

  Petitgrain 0.004% (37.7 ppm)

 
  誰可以在家裡做菜或想要內服的時候, 計算出這麼微量的數值?我們要用什麼方式來測量出這種劑量?使用我們的精油瓶滴口、還是實驗室使用的滴管?我們每次調劑時每一滴的量都取決於我們精油瓶的滴口孔徑大小(1 ∼1.6mm 不等)以及精油本身的質地,濃稠的精油每一滴的滴出較揮發性較高的精油緩慢,每一滴的量也較大。
 
  我們究竟要如何在我們的一般調劑中量測並添加出這種0.104 的比例?讓我們問自己一個問題,為什麼要設立這些安全劑量的標準?如果把精油內服使用在治療性的目的,我認為,任何人要口服精油都要瞭解該精油的化學組成以及該成分可能的作用反應,例如Ketone 酮類成分(在精油裡面的含量不少)一般來說可刺激組織生成,有溶解黏液、祛痰效果,能溶解脂肪、並且具有潛在的神經毒性。

口服精油面面觀.圖片來源:SCENTS 香沏專業芳香療法雜誌

   Ketone酮類成分是最常見的精油毒性物質,根據Penoel皮諾醫生的著作說明,Ketone酮類成分能夠較其他成分更容易通過血腦屏障。
 
  有些Ketone酮類成分含量較高的精油會造成肝臟的損壞。從腸道吸收之後大多數的物質會直接到肝臟,大多數的物質在肝臟被分解,但是有一些可能會變得更具毒性。
 
  並非每種Ketone酮類成分都有相同的問題,但很多精油的確是因為Ketone 酮類成分含量較高而需要附帶「懷孕期間禁止使用」的說明,因為我們無法掌握新生的嬰兒肝臟能否應付該精油的ketone酮類成分。
 
  我曾聽過一些說法,關於使用內服精油的方式的就是法式芳療,使用精油在皮膚局部的就是英式芳療,這實際上是不正確的,假使你身處在法國,你會很難找到一家販售精油的店家並從貨架上找到所謂「可供口服的精油」。
 
  是的,法國是有一些醫學背景的執業芳療師,但並不僅在法國,其他地區也有,它們都會進行口服精油的調製。

口服精油面面觀.圖片來源:SCENTS 香沏專業芳香療法雜誌

   但一般口服精油的建議及專業的調配並不是自己不分青紅皂白的拿起精油來調配,而是透過實驗室準確而小心的製造出來。
 
  重要的是,你要知道所有曾經被紀錄下來的嚴重精油中毒案例都是在攝取相對大量的精油之後發生的。沒錯,有些精油一定在口服上面能夠產生很大的療效,然而,口服精油產品裡的配方調配必定是由非常瞭解其性質的專家來執行,需要非常瞭解這些精油要與什麼產生反應、它們的功能、還能夠非常小心 的來計算出安全劑量,即使如此,仍然不是每種精油都能夠、或應該以口服來使用。
 
  僅只是因為有其他人告訴你她們每日服用一兩滴的精油來促進健康,或者加入一滴精油為飲用水調味,並不表示這樣做是安全的也不表示你這樣做也會是安全的。
 
  每個人的生理系統都是獨立且特別的,並不是每個人的生理系統都能夠輕易的應付相對大劑量的活性物質!
 
  (未完待續)

 
關鍵字:aromatherapy,Peppermint ,Petitgrain ,Rose,Spearmint ,呼吸,嬰兒,感冒,感染,玫瑰,甜馬鬱蘭,疼痛,皮膚,神經,精油,肌肉,花精,芳療,芳療師,芳香療法,苦橙葉,薰衣草,薰香,迷迭香,雜誌,頭痛,香沏,

Tel: 02.2711.2290  │  台灣台北市大安區10690忠孝東路四段191 號10樓之 1     台中市北區40457進化北路95號5樓

禾場國際芳療學苑 版權所有 © 2017 請勿任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