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Web site
精油與冠狀病毒(下) Essential Oils and Coronaviruses
2020文獻探討

/ 2020/03/27

Essential Oils and Coronaviruses

精油與冠狀病毒 (下)

另外,找到抗病毒活性的研究並不等於找到〝該病毒的精油配方〞,舉例來說,一項體外/體內研究指出,導致世界各地的雞和小型鳥類引起上呼吸道感染的禽冠狀病毒,該特有專利化合物具有殺病毒活性,可有效控制禽冠狀病毒導致的支氣管炎(Jackwood et al 2010)。
 
製造商報告指出,該化合物包含植物樹脂和精油,但沒有透露配方。另一項研究,同一種禽冠狀病毒的體外研究發現,植物中提取的乙醇可能會干擾冠狀病毒的感染。最成功的是從薄荷(Mentha piperita),百里香(Thymus vulgaris)和名為Showy tick-trefoil(Desmodium canadense)(俗名: 艷麗的山螞蝗)的植物中提取出的乙醇(Lelešius et al 2019)。 
然而,如上所述,這不會轉化成為任何證實的效果。

最符合的研究是一項體外研究,研究了SARS-CoV(2002/2003年的爆發病毒)和幾種精油的功效。作者報告中說明,從月桂樹漿果中提取的蒸餾油對SARS-CoV具有效消滅作用(Loizzo et al 2008),月桂樹漿果來自黎巴嫩的某個地區,精油中主要成分為羅勒烯β-ocimene,桉油醇1,8-cineole,蒎烯α-pinene和β-pine。

這種精油還包含三聚氰胺和去氫木香內酯作為次要成分,分別為3.65%和7.57%(Liozzo et al 2008),這些化合物在精油中有些不同尋常,但是至少一項體外研究中發現,去氫木香內酯具有抗B型肝炎病毒(一種包膜DNA病毒)的活性(Chen et al 1995)。

但是,月桂漿果精油是無法商業銷售的,它與月桂葉精油不是同一物質。可能使用的油是通過傳統方法從月桂樹漿果取得的精油和脂肪油的混合物,因為成分中只鑑定出56%的揮發性化合物(Tisserand and Young 2012,p322)。
對冠狀病毒的研究,到最後可能可以解釋精油對於抗病毒的功效,但目前為止,有關精油的抗病毒和殺病毒活性的體外數據有限,並且人體內數據尚不存在。 因此,人們對冠狀病毒使用的具體機制了解甚少。 SARS-CoV-2是最近的一次爆發,這意味著我們對該冠狀病毒的了解非常不足。
 

我們可以從精油對其他病毒的研究中學習?

從目前已知的研究可知,具外包膜的病毒可以被某些精油及其成分所滅亡;而沒有包膜的病毒則不能被精油消滅,例如B型克沙奇病毒(Coxsackie B1)和人類乳突病毒(HPV)。由於現在沒有針對冠狀病毒和精油的臨床研究,因此我們從流感病毒來了解與精油的關係,也許可從中知道一些解決方案。

冠狀病毒是包膜病毒,與流行性感冒病毒一樣,在病毒進入體內細胞後,必須要脫下膜才能進入細胞質。更具體一點的來描述,您可以想像我們要從保險箱中獲得裡面的錢,而您必須首先知道密碼的組合,就像包膜病毒必須去除該包膜,才能使病毒顆粒的內部進入宿主細胞的細胞質,並在此繁殖。

冠狀病毒像流感一樣會影響呼吸道,還會引起「細胞因子風暴」(Cytokine storm),是一種不適當的免疫反應,隨後引起肺炎,甚至是死亡。
從2017年Becker對流感生物學的研究發現精油及其化學成分和多種病毒感染機制具有相互作用。當體內的pH值下降且與受體結合的流感蛋白發生結構變化時,流感病毒就會脫殼,容易使病毒的內容物進入宿主細胞的細胞質。以流感病毒來看,許多精油及其成分在會干擾這個過程。

冠狀病毒脫外膜的機制仍不清楚,因為病毒蛋白質含量的差異與流感病毒機制不同,我們不能假設在此步驟中相同的化合物會干擾冠狀病毒。

流感病毒感染後,會開始激發宿主的先天免疫力,並引發一系列炎症反應,並在宿主細胞內觸發了「自噬作用」。
自噬作用是一種回收細胞的機制,當細胞受到壓力時,或者當細胞檢測到受損的蛋白質時,就會觸發該信號(Jackson 2015);自噬作用也參與細胞死亡並與炎症系統相互作用(Wang et al 2018)。Fung、Liu在2019發現SARS-CoV和MERS-CoV也與自噬相互作用。

像流感一樣,SARS-CoV-2感染通常會導致「細胞因子風暴」(Cytokine storm),是一種不適當的免疫反應,促進炎症分子破壞性增加,常常並引發肺炎(Hayashi et al 2007, Li et al 2012, Wu et al 2012, Dai et al 2013, Brussow et al 2020).

Becker 2017年提出肺部損傷和肺炎的體外和體內研究,涉及丁香芽精油、丁香酚和反式肉桂醛(Hayashi等人2007 ,Li等,2012; Wu等,2012; Dai等,2013)。
然而在此務必注意,目前,我們不建議使用任何芳香療法來預防或治療SARS-CoV-2感染。
 
 
症狀管理和心理健康
由於尚無COVID-19的治療方法,因此醫療的介入主要集中在症狀管理上,在嚴重的情況下,需要通過呼吸機維持生命徵象。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自行嘗試解決嚴重的疾病,一旦出現呼吸急促,必須立即尋求醫療幫助。

如果僅出現輕微症狀,則可以使用精油來幫助緩解症狀-含有富含蒎烯或桉油醇的精油(例如藍膠尤加利(Eucalyptus globulus)或桉油醇迷迭香(Rosmarinus officinalis))的按摩或嗅吸。

您也可以使用吸入精油來對抗壓力和焦慮。純正薰衣草(Lavandula angustifolia)精油與柑橘精油(通常是甜橙(Citrus sinensis)或檸檬(Citrus limon))的使用已有效減輕了情境焦慮症和慢性焦慮症(Lehrner et al 2005,Perry and佩里(2006),戈斯(Goes)等人2012)。

到目前為止,減輕流感大流行的最佳辦法是遵循世界衛生組織和其他公共衛生當局的建議-避免群聚和注意手部衛生。
 

總結

病毒必須依賴宿主細胞才能繁殖,宿主細胞病毒感染分為幾個階段。
SARS-CoV-2是一種包膜病毒,就像甲型流感病毒(IAV)一樣,對某些精油及其如何干擾IAV感染細胞的機制進行體外研究。
但是,雖然其中的“抗病毒”機制可能會轉化為SARS-CoV-2,但我們還不知道精油在臨床上對流感是否有效,我們也沒有明確的給藥途徑,劑量,安全,投放系統等。
 
因此,儘管聲稱精油可以幫助您預防或治療COVID-19並不是有證據的,
但這並不意味著您不能或不應該將精油用於呼吸和  
心理支持。





精油與冠狀病毒上篇:精油與冠狀病毒(上) Essential Oils and Coronaviruses

本文翻譯自《Essential Oils and Coronaviruses》

 
關鍵字:essential oil,丁香,免疫,呼吸,感冒,感染,按摩,月桂,甜橙,病毒,精油,純正薰衣草,芳香療法,薰衣草,藍膠尤加利,迷迭香,

Tel: 02.2711.2290  │  台灣台北市大安區10690忠孝東路四段191 號10樓之 1     台中市北區40457進化北路95號5樓

禾場國際芳療學苑 版權所有 © 2017 請勿任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