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content, please wait..
Web site
新手芳療師來報到
日本芳療

/ 2016/07/12

 位於大阪府簑面市,去年才開幕如同主題旅館般的醫院內,有位從事芳療師工作的菅田佑香小姐。希望藉由精油的力量來幫助他人,而立志成為芳療師距今已經過四年。在與患者接觸的這段日子裡,發現了一些重要的事物。
一切皆起源於名為JASMINE的精油,這是一瓶命運精油
「與命運精油的相遇。受精油芳香氣味的療癒,因而開啟我人生的另一扇窗……」
 2007年10月開幕的千里復健醫院,位在綠意盎然的大阪郊區。在嶄新醫院內設置有舒壓室,菅田佑香小姐也才剛以芳療師的身份在此執業。「能夠成為醫院的專任芳療師,讓我得以有新的嘗試,正式的運用在臨床階段中來探索芳療法的可能性。而且與病患的接觸中,每日都會有新的發現與學習。」菅田小姐天真可愛的笑著說道。
 生長於大分縣的菅田小姐之所以會成為芳療師,起因與一瓶精油的相遇。「因喜歡老家麵包店烤麵包的香味及庭院中香草的氣味,對芳香療法產生了興趣,而開始收集精油,在老家時由於祖母也跟我們住在一起,且父親的許多朋友也常會前來,所以家裡總是顯得非常地熱鬧。因此讓我喜歡與各式各樣的人相處,不論年紀的大小。而且我又對英語有興趣。為了能夠進入設有英語科的高中就讀,還在外寄宿,屬於行動派的個性。短大畢業後,曾在福岡從事過服飾販賣的工作。服飾販賣的工作辭職後,便到姐姐經營位於大分老家的麵包店中幫忙。在一邊幫忙的同時,開始猶豫是否要找其他合適的工作,或是繼續在這兒幫忙就好了呢?這段時間是屬於猶豫不決的時期。」
 這時成為菅田小姐推動力的是JASMINE精油的香氣,由於以前便因興趣而收集各種精油,不經意中閱讀到其功效的部分,便經由郵購來購買。「至於為何會選擇JASMINE,現在並不太記得。可是,它對我的意義非常寶貴,給予我許多幫助。JASMINE的氣味對我虛弱的身心給予溫和的療效。一路走來接觸到各式各樣的精油。」每天不論是在澡盆中或在睡覺前時時刻刻被芳香的氣味所圍繞著。對於在那時身心的平衡近乎崩解的菅田小姐來說,是使她精神安定,能夠讓她感性的靈敏度獲得提升的時刻。
「對我來說什麼是最重要的呢?更深入地學習芳香療法吧!」能夠區分出來這個重要性的時候,菅田小姐此刻改變人生充滿活力的能量便湧現而出,完全不再迷惘徬徨了。
希望提供患者們得以放鬆心情的方法
 生長於大分縣。因對於在大自然的環境下孕育出的香草及氣味等抱持興趣。在短大畢業後於福岡從事服飾業的販賣工作。之後於老家的麵包店幫忙,並開始有收集精油的習慣。由於希望能成為芳療師而前往東京並在AROMATIQUE Institute就讀。2007年春取得專業芳療師執照。並於同年10月份開始在千里復健醫院執業。

由於茉莉的香味導引下,從大分來到東京,再前往大阪
 希望成為芳療師,因此而前往芳療養成學校就讀。菅田小姐由學校的選擇開始,所就讀的是位於東京的AROMATIQUE Institute。她說:「調和、香草、營養學、精油化學、諮商技巧、經營管理等相關知識,及其他地方所沒教授的課程,是其吸引我的地方。」事實上,菅田小姐郵購的茉莉精油正是由這間芳療學苑所販賣,總覺得似乎有些許緣份的感覺。因此猶如在茉莉的香味引導下於2006年來到東京。朝向自己的夢想邁進,家人也開心地歡送她。
 就讀AROMATIQUE Institute的時候,由於希望能夠多接觸些精油,所以在六本木 Hills大樓的Towel Shop TOUCH中擔任販賣的工作,也販售MATERIA AROMATICA的精油,在一邊工作的同時也能聞到精油的芳香,同時請教芳療師前輩,開始過著每日忙碌開心的日子。
 菅田小姐說「每次上課都很快樂,或許是我這一生最用功的時候吧!」由於菅田小姐沒有實際施行療程的經驗,上課時都是講師親自握著她的雙手在指導。與人體觸碰時能夠傳達溫暖的感受,而非只有芳香的氣味而已,這是在從事芳療中所學習到的。另外,因對精油調和相關的事項感興趣,希望能在工作現場產生效用因而不斷地自我鍛鍊著。
 「〈精油調配〉僅須一滴的精油便能產生微妙的變化。」目光閃耀著光芒的菅田小姐說著精油調和術的奧妙之處。考量到精油的芳香及化學成份的平衡來加以調和,確實是十分困難的一件事。經數次跨越一道道的障礙,才似乎對芳療師的工作有了些許的自信。而且最大的收穫在於能夠遇見在第一線工作的講師們。大部份的講師多為歷經結婚生子,仍繼續從事此工作的女性,菅田小姐本身也受到她們很大的影響。自己希望也能儘早在第一線工作。伴隨著學習的精進,如此的情緒也漸漸地高漲了起來。而這樣充實的日子經過一年後,菅田小姐又歷經了另一個轉折點,也就是在大阪的千里復健醫院工作。「我覺得這是個機會。」她感覺到茉莉的香味引導她前往大阪。
終於,將以芳療師的身分來正式執業了
 菅田小姐工作的千里復健醫院與AROMATIQUE合作挑戰新的嘗試。千里復健醫院是提供給必須做復健的「腦中風後遺症患者」從事復健的醫院,現在採用AROMA芳療療程,當成復健整體療程的一部份。醫院內的舒壓室中,包含菅田小姐在內共有三位專任人員。與醫師、護士、物理治療士、作業療法士〔occupational therapy〕、語言聽覺士共同來照護患者。基本上,在醫師的指導下來決定患者的療程內容,並非皆為全身的治療,而是根據病患的症狀,可能只做芳香浴,或者只有手足四肢的部份,芳療師與其他治療人員共用電子病歷表,得以更準確地照護患者。
 「〈因已辦理住院〉每天都可以與患者接觸,感到非常開心。芳療主要是以嗅覺部分為訴求的替代性療法。就理論來說,芳香的氣味被吸取後,信號傳遞至大腦而被解析,但是仍有許多未知的部份。針對腦中風患者的復健而言,喚起由肉眼所無法看見使運動機能回復的感覺,是否是經由芳香的氣味直接將信號傳達到腦部的呢,我目前正在追究這樣的可能性。」對菅田小姐而言,能夠看護著病患一點點漸漸地好轉,這過程的感動是最令人喜悅的事。若說到從芳療師出道以來,與患者的接觸中能令人感到開心的事為何?
 「曾對一位患者說:『若將這〈沾有精油的試精紙〉放入背後的角落,就會散發清香的氣味喔』將之遞給他,當他出去時他仍記得帶著,這時展露出非常燦爛喜悅的笑容。可能只有一丁點吧;但是,感覺到自己與患者的心更加的貼近了。讓我自身能夠喜悅滿溢的精油。我也希望能夠傳達給患者與他們分享這份喜悅的感動。期望能夠更加瞭解芳療的好處…」但在此時,卻意外出現掉落谷底的感受。

芳療師, 朝著另一階段邁進
 「今天不須要〈安排治療〉」由於醫生的指示,一位原本預定要接受治療的患者說道。這令菅田小姐感到困惑。「為什麼、到底怎麼回事?為何不接受治療呢?就算心裡想算了算了,卻無法回答出話來。這是教科書所沒有的,這是我於治療現場感覺到的一道障礙。」於是菅田小姐與在母校時深受照顧的中村小姐〈AROMATIQUE校長〉談論此事。「我們芳療師並無法『治癒』患者的痛楚及心境。芳療師僅能儘可能的幫助患者心情開朗。然而與病患能夠『共有』的方法為何?我可以做些什麼呢?請朝這方面考慮看看。」
 試著回顧看看,只一味的希望完成復健中芳療的部份,並未由患者的角度來思考,搞不好當時,病患也許在其他的復健治療中已經太過疲憊了。由於菅田小姐自己本身也受惠於芳香療法,而自己最能深切體會它的功效,所以也期望病患也能感受得到她的體驗。只有這樣期待的話,對患者而言,芳療便僅僅只能說是例行公事了。於是菅田小姐下定決心要由心理層面來照護患者。
 「我期望自己能夠提供患者們得以放鬆心情的方法。現在我所能做的只有與患者誠懇的面對面。與病患能夠有相同的情緒,期望自己每天都能朝這方向努力。」菅田小姐微笑述說著。
 令人喜愛的香味使人心開放、展露微笑、令我們的人生更璀璨光明。在茉莉所帶來的笑容中,不知下次會有怎麼樣的笑容產生呢?
《文中照片為示意圖,非實際情況》


關鍵字:精油,芳療,芳療師,芳香療法,講師,

Tel: 02.2711.2290  │  台灣台北市大安區10690忠孝東路四段191 號10樓之 1     台中市北區40457進化北路95號5樓

禾場國際芳療學苑 版權所有 © 2017 請勿任意轉載。